彼得・巴菲特:父亲给我上的一堂课

作者:教育信息

  近日,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Buffett)之子、知名音乐制作人彼得·巴菲特(PeterBuffett)在美国《商业周刊》发表文章,用自己的创业经历,诠释了其父沃伦·巴菲特的教育理念,并对此感怀于心。
虽然身为亿万富豪兼投资大师的儿子,彼得·巴菲特却并没有依靠父亲的庇荫同样从商,而是用仅有的9万美元创业资金--这也是他父亲留给他的全部财产,去追逐自己的音乐梦想。即便过着最简朴的生活,彼得·巴菲特也再没有向父亲求助,而是到处登广告,接受他所能找到的任何工作。
最终,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与奋斗,彼得·巴菲特成为著名的音乐家、作曲家和制作人,并获得艾美奖多项殊荣。如今,彼得·巴菲特被人称为富豪音乐家,然而,这位富二代的财富并非父亲所赐。而沃伦·巴菲特所提倡的给子女够做任何事,但不够无所事事的财产这一理念,与老子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父母留给子女最珍贵的财富,不是巨额现金与豪宅,而是让他们学会独立、宽容和坚韧。具备由奢入俭的勇气与胸怀,人生才有可能精彩。
以下为彼得·巴菲特文章全文,摘自其新书《人生由你打造》(LifeIsWhatYouMakeIt):
我父亲经常引述的一个原则是:有能力的父母应该给子女够做任何事,但不够无所事事的财产。有个良好的开端总是好事,但让子女习惯于衣来伸手的免费票往往是害人的帮倒忙。19岁那年,我得到了一笔相对不多的财产,这笔财富来自于出售一处农场的收益,并转换成了我父亲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Hathaway)的股份。当时,我变卖了手里的股票,得到了约九万美元。很明显,我不该再奢望什么了。
接下来,该如何处理这些钱呢?毕竟,我还是一名斯坦福大学的在校生。幸运的是,我曾目睹自己的哥哥姐姐如何耗尽他们的大部分现金,我不想走上这条路。与之相反的另一个极端则是,我完全可能什么也不做,让那些股票静静躺在帐户里睡觉,并渐渐遗忘它们。那么,这些股票现在应该价值7200万美元了。但我并没有这样做,直到现在我依然不后悔。听我这么说,人们会认为我在撒谎,或者疯了,但真相就是这样。我用积蓄购买了比金钱更宝贵的东西:时间。
当我即将在音乐领域开始自己职业生涯的时候,我得到了这比财产。作为一个务实的、积蓄有限的西部牛仔来说,我得想办法将创作冲动变成谋生手段。但该怎么做呢?我怎么才能找到一个听众或客户,或者其他什么方式,从而出售我的作品呢?虽然苦无对策,但我越来越明白这样一点:继续留在大学不会帮我找到答案。
我决定离开斯坦福大学,用我的财产购买走上音乐之路可能需要的时间。
从父亲的帮助下,我做出预算,以节约成本,细水长流。我搬到旧金山,建立了一家工作室,开始从事我的音乐事业。我那里过着节俭的生活:小公寓,质朴的汽车。唯一的奢侈是添置录音设备。我弹钢琴,作曲,试验电子音乐。然后,我在《旧金山纪事报》刊登广告,接受我所能找到的任何工作,无论有没有报酬。
1981年的一天,好运气降临了。当时,我站在旧金山的某个路边,洗着自己的旧汽车。一位与我仅有点头之交的邻居刚好路过,便走过来问我如何生活。我告诉他,我是一个作曲家,靠自己奋斗。他建议我与他的女婿联系,那是一个永远需要音乐的动画制作人。我立刻跟进,并得到了工作。他负责制作10秒钟的动态广告——一个为新成立的有线电视频道设计动态商标以及声音标识的超短广告。
我负责了这项工作,这个频道是MTV。不久,很多电视台也开始想向这种风格靠拢,纷纷找到我,寻求合作。我终于不用再无偿工作了。
我从父亲那里得到的财产相对不多,但远高于大部分开始新生活的年轻人。拥有这样一笔财富是一种特别待遇,也是一份我还没赚钱就已经收到的礼物。如果我一开始就面对必须自己谋生的压力,我可能无法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如果我选择在华尔街开始职业生涯,父亲会帮我吗?我相信他会。如果我提出这个要求,他会不会已经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替我安排好一切?我想是的。但是,无论是哪种情况,我都有责任证明自己具备从事这些领域的才能,而不是简单地选择最轻松的过程。即便我想走捷径,我父亲也不会帮我。这并不是在行使特权,而是在削减特权。
本文来源:世界经理人网站
 

本文由上海职业培训_最新职业技术培训信息_奋力得培训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教育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