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生始终坚持全球化

作者:教育信息

  记者:2009年是TCL集团全球化的第10个年头,作为TCL的掌舵人,你如何评价TCL全球化目前所处的阶段?
李东生:应该说目前TCL集团的全球化还处在攻坚阶段,我们已经进入了包括欧洲、北美和新兴市场在内的主要区域市场,而且在各市场的布局相对均衡,特别是在局部市场做到了相对领先。在主要海外市场的竞争能力在逐步提升,虽然金融危机让我们海外业绩改善的步伐有所放缓,但是从今年来看,我们海外业绩在逐季度提升,其中第3季度海外销售已经出现了13%的同比增长。
记者:在我们的记忆中,每当TCL发展势头迅猛时,你都会做出重大战略决定,比如1999年走向越南,2004年大手笔收购,2008年的模组厂,以及今年11月份决定投资100亿元建液晶面板。这些事情都让人有种出其不意的感觉,有人说你骨子里有股赌的气质,是这样吗?
李东生:从企业长远发展的考虑,当年走全球化道路是我们产业成长的必由之路,我觉得早走还是比晚走好。至于产业链的垂直整合,我认为不在这方面做投入,企业就很难立足。比如这次启动8.5代线液晶面板项目,从我们自身来讲有必然的理由。全球彩电市场正在重新洗牌,有一个趋势已经很明显,谁拥有液晶面板,谁的市场份额就爬得快。你看,全球前5名液晶品牌都有面板的生产。同时,切入面板产业,也是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各方达成的共识。既然已经有了这些判断,我觉得该出手时就应出手。我不太喜欢躲,要站出来承担责任。
记者:很多人在提到TCL全球化时,都是褒贬不一的,因为毕竟经历过2005和2006年两年的巨额亏损,而且到目前来看,TCL集团的总营收也没有实现跨越式增长。你是否后悔走全球化这条路?
李东生:我从未后悔这个决定。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倒下,还在往前走。说真话,TCL如果不往外走的话,我们都没有现在这些机会。过去几年遭受了挫折、损失了利润,但是经过这几年的历练,我们把风险和机会,都已看得更清楚了。再往前走,我们比较有把握,不会出现早期那样大的亏损。可以说,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竞争地位,未来再跑,我相信会比中国其他同行跑得更快。
我一直坚信,未来企业的发展必须拥有全球化的业务,无论是从规模还是从技术能力、工业能力上来讲,比你局限于单一市场都更加有优势,这是必然的。所以,早一点全球化,未来发展空间会更大,我到今天都是这样认为的。但全球化的方式有很多种,不一定都要学TCL。并购的机会和风险很大,中间不确定因素也比较大。在大并购前,要做分析。
记者:10年之后,你是否实现了当初心目中的全球化蓝图?能否谈谈你个人的心路历程?
李东生:全球化蓝图,实现了一部分。全球化,通俗地讲,就是将自己的业务扩张到全球主要地区。从战略上讲,我们做到了,TCL已经扩张到全球主要区域市场。但在竞争力上,没有达到要求。从时间上来看,比预期要长。我当初预期3年。现在还在僵持,全球化业务的拓展处于攻坚阶段。
企业全球化的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做好长期战略的准备。经过这10年全球化的发展过程,我深刻地认识到,企业全球化的发展是持久战,企业策略需要有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的发展阶段,也是必然要经历的发展过程,只是每个阶段所处时间的长短,根据大的市场环境、产业政策等因素会有所不同。但企业必须做好长远发展的准备,同时具有坚定的全球化发展的历史使命感与决心。
记者:在你看来,与三星等跨国消费电子巨头相比,目前TCL全球化运营中最大的短板在哪里?
李东生:从我的观察来看,与他们相比我们最大的差距依然是人的能力。三星、索尼在中国的高管都拥有着丰富的全球化运营经验,很多都在欧美市场摸爬滚打了多年,而TCL目前真正的全球化时间只有5年多,显然这在人才积累和全球化运营能力上是不足的,TCL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推进全球化。
记者:对于TCL全球化的下一个10年,你有着怎样的预期?
李东生:我们的全球化业务分新兴市场、欧洲市场和美国市场,从现在的表现来看,新兴市场的成长要快一些,而受经济危机的冲击,欧美市场差一些。但下一个10年,我们希望,在巩固现有优势的基础上,欧洲、北美和新兴市场都获得均衡的发展,海外销售收入超过国内收入,TCL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跨国企业(2005年TCL集团的海外收入曾超过50%)。既定的战略没有变,但每年的策略会有所不同。
:
李东生,10年艰辛路终于找到了感觉
盘点李东生之得与失
从"鹰的重生"中解读李东生的心思
 

本文由上海职业培训_最新职业技术培训信息_奋力得培训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教育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