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九霖复出后任央企副总

作者:教育信息

  陈九霖的新身份是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与他此前供职的中国航油集团一样,同样归国资委管理
北京市建国路91号,金地中心,北京CBD地区的地标之一。2009年1月份出狱后,如今49岁的陈九霖,正隐身于这幢闹市高楼的21层。他的新身份是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下称葛洲坝国际公司)副总经理。与他此前供职的中国航油集团一样,新东家葛洲坝国际公司的娘家也是国资委。
在新加坡监狱度过1035天,并在此后经历多重劫难的陈九霖,以一种曲线方式重新进入国资委企业的队伍。
近日,陈九霖出现在北大EMBA班课堂上,之后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这是陈在出狱之后首次在公众视野中现身。
如果那是小小地透一口气的话,今天我想在这里大大地透一口气,在这里会毫无保留地跟大家分享。在课堂上,陈九霖如是表达复出之后的心情。
此番露面,似在不经意之间,而又早有迹象。而今葛洲坝国际公司的主页上,陈九霖的名字已被悄悄的挂了上去。而在一周之前,他的名字仍未出现。即便如此,陈九霖仍然不愿意多谈自己的新东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他新职位的各种猜测,他并没有给予正面的回应。
空降葛洲坝
对于葛洲坝国际公司的员工而言,陈久霖或者陈九霖,都是陌生的面孔。他的到来确实可谓空降。
此前2006年3月21日,时年45岁的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陈久霖被判四年零三个月的监禁和33.5万新元的罚款,由此成为第一个因触犯国外法律而被判刑的中国央企高管。
这位曾拿490万新元年薪的新加坡打工皇帝,在上世纪90年代接手当时持续处于亏损状态的中航油,迅速帮助公司摆脱困局,并很快垄断了中国国内航空油品市场的采购权。2003年,中航油净资产从1997年的21.9万美元增长到1亿美元,并在新加坡成功上市。
他命运的拐点出现在2004年。据普华永道后来作出的调查报告,5.5亿美元的石油交易亏损导致中航油于2004年11月几乎破产,而陈久霖在这些事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并在事后隐瞒亏损事实,出售股权套现补仓。
在带有传奇色彩的陈久霖久别公众四年之后,如今新出现在葛洲坝国际公司的副总经理被介绍为陈九霖。不仅如此,在种种遁身术下,不少员工甚至对他就任的确切时间也记忆模糊。没有公示,没有召开员工大会正式介绍,公司领导只是给员工说,这是新来的陈总。
据内部人士透露,2009年年末,陈九霖开始在葛洲坝国际公司工作,这时距他出狱回国已近一年。
公开资料显示,葛洲坝国际公司为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总部位于湖北,是一家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以建筑工程和相关工程技术研究、勘察、设计及服务,水电投资建设与经营,房地产开发经营为主业的特大型中央企业。
葛洲坝国际公司于2006年1月23日成立,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注册登记,公司注册资本金3.8亿元,其负责归口管理全集团公司海外经营业务。
2010年5月4日,《中国企业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如何扩大我国石油话语权》的文章,作者为陈九霖。据《中国企业家》杂志内部人士透露,这是陈九霖自2004年以来所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此文流露出,陈久霖心中理想的回归地是石油行业。
陈本人亦多次向外界表示重新进入石油行业的意愿,最终归属于此,算是曲线复出。
曲线复出
服务于葛洲坝国际公司这家海外经营业务的国有企业,陈九霖的曝光率能够尽可能降低。国资委、葛洲坝国际公司、陈九霖均小心翼翼避开公众视线。一方面因为曾经显赫的声名;另一方面,陈尽管被视为弃卒,但业界多对其抱以同情。
但从一名国企高管,到在海外服刑三年,然后再次回归国企,陈的复出之路,恐怕很难打消外界的疑虑。
2009年春节后,从新加坡樟宜监狱出狱约十天后,陈久霖对《财经》记者表示,他要向上级组织讨个说法,理由是:责任不应由一人承担。中国航油从事石油衍生品交易,经过公司董事会、证监会和民航局批准,而定罪的主要起因之一——股票配售也曾经过批准。
卖国家股我能个人决策吗?中航油集团都决策不了!当时陈久霖说。
据介绍,有关公司期权交易的所有决定都是集体决定。2004年10月之前,这些决定都是在公司内部专家及外部专家的一致强烈建议下作出。2004年10月之后,这些决定直接由集团公司负责。
而在此案受审的董事会成员中,唯陈久霖一人判监,其余几人仅缴罚款,躲过牢狱之灾。相较之下,2008年下半年后,中信泰富、中国东方航空、中国国际航空和中国远洋等国企,陆续暴露金融投机衍生品亏损。中信泰富的澳元对赌亏损高达155亿港元,东方航空航油套期保值合约公允价值损失已达62亿元人民币。这其中除中信泰富外,其它公司管理层均安然无恙。
今年3月28日,《财经》记者在国家图书馆旁一家咖啡馆见到以陈九霖助手身份和外界接触的王汉森。后者提供的一份名为《关于陈九霖的相关资料》(下称资料)的材料称,作为党政领导干部,问责一年后或处分期满后尚且可以重新起用,举重以明轻,作为国企的领导人,鉴于其超群的工作能力和工作业绩,在问责3年后,国务院国资委经过层层考察,即使决定重新起用陈九霖以发挥其余热,于法于情于理都无可任何指责之处。
于法于情于理都无可任何指责之处,显示对于复出可能受到的非议,陈有所准备。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杨小军教授认为,陈九霖的复出,和目前的法律并不冲突。
一般来说,目前在国企仅主要领导为公务员编制,员工多为事业编制和企业编制。在中航油事发之前,陈九霖任中航油公司副总经理、中航油新加坡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后于2007年被双开(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
据《公务员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和第二款之规定,不能被录用公务员的条件如下:曾因犯罪受过刑事处罚的;曾被开除公职的;有法律规定不得录用为公务员的其他情形的。
尽管是在国外受刑,应该参照国内的相关法律。杨小军教授说,如果给他安排职务,他走不了公务员系列,但可以走企业序列。企业用人途径比较灵活。
杨小军认为,在没有公务员身份和党员身份之后,他可以作为社会人员被企业聘用。被国资委重新任用,和企业招聘一名外国人做高管是一个道理。他实际上是从一个占用编制的公务员,变为一个不占编制的聘用人员。
陈九霖甫一复出,被委以重任,进入公司高层。对他来说,新东家给他提供了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而国资委则兑现了他曾经讨要的说法。
现在,在可以俯视长安街的21楼的写字间中,这位曾经蜚声江湖的航油大佬已经更多使用陈九霖这个名字,世间已无陈久霖。
出处:CHINAHRD
 

本文由上海职业培训_最新职业技术培训信息_奋力得培训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教育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