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田仁灿

作者:教育信息

  初见田仁灿时,他非常礼貌地递给记者一支烟,烟碱含量为市场最低值:仅仅一毫克。用他的话说:“全当过过嘴瘾。”
然而在介入国外基金业并于2000年初升任富通基金亚洲区总裁时,尽管他给自己设定了5年的目标期限,但从他的神态语气间能感受到5年的基金瘾还远远不够,真的如同他上面所讲的全当过过嘴瘾。以长线投资为理念的富通基金追求的更大利益在后头,田仁灿真正的梦更是遥指5年之后将开放的中国乃至亚洲的市场。
原籍浙江的田仁灿从小的梦想是想当一个外交官,1971年进入上海外语附小开始读法语,直到研究生攻读法国文学专业。1989年通过别人介绍自己报考法国学校,自称从小政治思想不算进步的他轮不到公派留学,只有自费去了巴黎,如果不看黄皮肤,一口流利的法语足以使当地人把他引为同类。因为是自费留学,在餐馆打工仍不足以维持生计,于是在1989年底被引介到荷兰通用银行巴黎分行实习,开始参与通用银行巴黎的金融租赁业务,仅仅四五个月之后便被聘为正式工,后到布鲁塞尔工作。老板见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今后在银行将无法得到晋升,因为你不懂荷兰语。”田仁灿的回答是:“三年之内请给我机会。不能因为我不懂荷兰语而炒我的鱿鱼。”从此之后他开始读夜班大学。
田仁灿做遍了银行的所有部门,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从欧洲的最底层做到了最上层,对市场金融了解颇多,实战经验很足。在国外银行界,一般情况下优秀的人才两年才能晋升一级,而田仁灿创造了该行历史上最快的晋升记录,在从1995年到1997年前后三年的时间里连升5级。1998年初奉派到香港工作,开始进入核心层,2000年初出任富通基金的亚太区总裁。
对于自己的性格特点,田仁灿作了如下的归结:第一,从不发脾气,不容别人发脾气,因为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和谐就没有了。据说,在欧洲生活了10年的他确实从来没有发过脾气;对于自己的名字,他也做了一番出人意表的引申和解释,他说:“做人要讲究仁义,‘仁灿’实际上意味着不仁就不灿烂。”第二,非常惰性。他妻子对他的评价是:“像个木头人,没送过一次花,只有一次被逼迫破天荒地说了一句‘我爱你’。”他认为幸福就象淡淡的流水,不要刻意地去追求。第三,不肯认输,从不轻言失败,从不轻意许诺。第四,愿意给对方以充分的渲泻度和信心。他认为这是从骨子里感到有意义的事情,尤其是在海外这样流动性较强的地区,高压式的管理很难成功,产生不了创造力。
田仁灿很喜欢用站位这个词。在他多年前挤公共汽车的时候,他自称总是第一个挤上车的人。首先选好位置,公共汽车快到跟前的时候,人群会涌到他前面,这时候田已处于人群的最外围,而随着公共汽车的移动人群也会随之摇摆,这时候田会迅速作出决断,选准最佳点,“公共汽车的大门总是开在我面前,从没错过。”说这话时,田仁灿的脸上堆满了灿烂。
 

本文由上海职业培训_最新职业技术培训信息_奋力得培训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教育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