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适者将生存得更好

作者:院校资讯

  正邦设计处在一所中学的大楼里,显得安静、和谐,在一路可见的“正邦设计欢迎您”和“您辛苦了”的路标的指引下,来到大楼西侧的三层,进门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个小小的细节:敞开的左右两扇门用两块砖头顶着,这是两块用塑料纸包好的砖头,包得那样仔细,精心,透着认真和礼貌。来到设计制作部,门上赫然写着“一推门就感受到能量”,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白墙上一些标语和被企业采用的设计稿样,在这样的背景下记者见到了正邦设计的老总陈丹。
“这里俨然是一间专业的平面设计工厂!”记者感叹,“看上去您更像一个艺术家而非企业家”?“这可能是因为一个人的气质是伴随他的成长环境、经历而形成的。我母亲是中学老师父亲是陕西美协付主席,从孩童时期起,我见到的大都是文化人,你对企业家有固定的形象模式吗?不过为了做公司,我也花了许多心思,比如去清华大学进修MBA课程。没有点儿特点,正邦活不到现在。”陈丹说。
目前,随着专业化的发展,正邦已建立了自己的模式,姑且叫正邦模式――正邦是做一件事的专家,那就是品牌识别设计。放弃大而全,与其他中小图文设计公司在专业服务上拉开距离。过去的陈丹也是什么都想搞,营业执照上甚至有装修、文化交流等,但是后来发现自己能控制的很少,“现在我所做的事情是完全可以控制的,这和我的兴趣、知识结构有关。”他说。
起初,为了拉到客户,陈丹就在地铁里拿着装有设计方案的夹子,向坐在周围的人介绍他的作品,告诉他们,自己是干什么的,希望能被他们利用。在各大写字楼的电梯里拉着不认识的人,让他们去参观自己的工作场所,让他们看自己的作品。而今,陈丹想得是如何应对那些异常挑剔的客户,“你要让他震服,你要给他洗脑,商业机会就是把他给办了。很多客户有较具体的想法,我们是持尊重态度的,但我们不能全听客户的,我们有专家水准,要保证我们的品牌信誉,对于异常认真的客户,我想在这个世界上做事认真的人本来就不多,我应该向他学习。以往的经验告诉我,越尊重我,自己就越吃亏。”
每天都浸泡在标志里
在标志设计这个专业性很强的工作中,原创性是陈丹始终强调的,因为一个不能让人记住的标志是无效的。去年,正邦在“国际商标标志双年奖”上得了商业类优秀奖和识别系统类优秀奖。宫坂邦昭,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广告公司日本电通广告公司VI资深的设计师,看到正邦的VI,也感叹说在电通也不过如此。
在陈丹看来,做标志不会有任何后门可走,“这就像起名字一样,人们要求最好的,为了成为最好的,我每天都浸泡在标志里,研究哪些形最具美感、气韵生动,哪些元素、效果是属于这个时代(e时代)的语言。标志要一目了然,长期以来我养成了看事物本质的习惯。做到清楚企业气质、属性、精神;就像领导公司一样,善于抓主要矛盾。”
对于失败的作品,陈丹一贯的做法是承认客观,用数量换质量。正邦运作8年来,生产的作品成千上万,失败是比成功更可宝贵的经验,“有时我们做的东西不到家,我认为不管是雅俗共赏的还是高深莫测的,十分世俗的还是平淡质朴的,只要做到位,就能使人产生共鸣,才能让客户和市场接受。通用电气董事长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除非我们所做的事情让我们的客户得到成功否则我们就谈不到什么成功,如果我们要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公司,那么我们同时必须是世界上最关心客户的公司。正邦也是这样!”
挣了钱从不放在兜里
在企业管理方面,陈丹把一件事分得很细,处处强调专业,公司的人员所从事的都是他们最擅长的,正邦的创意部,只要有好的头脑,不会电脑都可以来工作。他还派了人员在英国圣马丁学院学习,英国最著名的设计学院,学习平面设计,现在正邦有五个创意部,总监都是专业院校毕业的。电脑制作部,都是他从出片公司挖来的顶尖高手。客户部选来的都是曾经做过贸易的很会签合同的。他经常告诉员工,你必须有一件事能干过别人,否则你在正邦没法活下去。在陈丹看来,所谓现代企业制度就是一种无形的表格、就是量化,而设计行业是很难量化的,因为存在质量问题,对我来说感觉就是量。
“这是一个注意力经济的时代,我不想浪费时间,要当仁不让。我将挣到的钱都放到资料和广告上。目前正邦和那些当初与我们一起成长的企业最大的不同,就是设计企业化、规模化;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我就像一所医院的院长,首先是学术带头人,我的手下是各个系科的名医主治大夫。正邦搭建好了一个客观的、先进的平台,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著名设计师。我是否有先进的意识很重要,因为公司之间的竞争首先是领导人意识品位、思维方式的竞争。”
对于自己和公司的未来,陈丹感到虽说今天竞争凶猛,但适者将生存得更好!
陈丹脑子里想的只有三件事,第一件是带队伍、建班子,第二是设计标志,第三是写作。“我会用我一生中相当长的时间来做这些事。我执著!很多事情我都无法把握,但我觉得自己唯一能把握的只有自己的态度。人无聊了,便意味着要进步了。”当然,公司做大是需要资金的,目前正邦设计一直在争取大公司的参股,并且已经和费奇等一些欧洲著名的投资公司有所接触。陈丹希望正邦会是设计行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有人提出,在北京的设计公司里面,正邦的价格好像稍微高一点?对于这个问题,陈丹认为,合理客观才能达成协议。我不认为我的价格高,比如你去逛宜家家具商场,你会觉得他们卖的是艺术含量,它和科学技术含量同样值钱。
直到现在正邦还保留着手绘部门,陈丹认为,在电脑没有出现之前,都是手绘作平面的,有了电脑以后,手绘逐渐在运用中减少了,太依赖于图片和电脑所作的效果,是很商业化的感觉。缺少文化感,风格、个性体现不出来。手绘部所作的工作正好弥补了这一缺憾。
看现在的陈丹,真不像一个在大学教了7年书,当过班主任的人。工作之余的他经常出现在酒吧里,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酒吧是一个隔断历史环境的地方,那儿人很轻松自在,我在那儿随时可以收藏思想,那儿的谈话大多和心灵有关,他们都叫我‘吧爷’我在那儿的理想就是在我去的时候人们交头接耳传递一个消息你看“陈丹来了!那就是陈丹!”,那是幸福的时刻。”
 

本文由上海职业培训_最新职业技术培训信息_奋力得培训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院校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