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老虎性格与巨人危险征途

作者:最新资讯

  一个老虎型性格的人,如果后天有良好的道德修养,他就是一个有魄力的实干家,如果缺乏良好的道德修养,就会变得自行其是而贪婪成性
史玉柱绝对是当今中国商界最具争议和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早年,史玉柱凭借巨人汉卡和脑黄金迅速飞腾,然后因巨人大厦而迅速坠落。
经过几年的蛰伏之后,史玉柱依靠脑白金和征途重新崛起,人生呈现一个精彩的N形转折,被誉为当代中国企业界的传奇人物。
然而,在史玉柱重出江湖之后,脑白金的广告多次被民间机构评为十大恶俗广告之首,网络游戏征途又被质疑为突破了道德底线。随着他踏上征途,剑走偏锋,社会各界对他的非议与日俱增。史玉柱还会再一次滑落,人生道路从N形大逆转回归M两起两落吗?
性格决定命运,我们不妨分析一下史玉柱的性格特征。史玉柱属于典型的老虎型性格,老虎型性格的人有三个最典型的特征:权力导向、目标导向、重实质性报酬。老虎型的企业家,如果他所经营的产品不违背法律与社会的基本道德,其现实主义者的特性,对金钱、权力等实质性成果的执着追求,对企业成功都将产生极大的帮助。老虎型的人对目标有着天然的执着,在任何时候,都以目标为出发点,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句古话正是他们的形象写照。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他们具有坚强的控制力,他们的法则是按我说的去做!。
老虎型性格的史玉柱的典型法则就是按我说的去做!。2007年11月1日,巨人网络登陆纽交所,史玉柱给纽约证交所出了一个难题,他拒绝穿西装出席巨人公司的上市仪式。纽约证交所最终改写了历史,史玉柱成为第一个穿运动衣出席撞钟仪式的企业人。一个老虎型性格的人,如果后天有良好的道德修养,他就是一个有魄力的实干家,如果缺乏良好的道德修养,就会变得自行其是而贪婪成性。
有人因为史玉柱的四个火枪手与马云的十八罗汉,而把两人相提并论,这实在是一个莫大的误解。披着孔雀外衣的老虎与披着老虎外衣的孔雀,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动物:孔雀重名,老虎重利;孔雀重感情,老虎重控制。马云与十八罗汉更多的是师生与朋友关系,史玉柱与部将则是一种追随关系——他从来也只考虑子公司与人共股,母公司一定自己控制。一山容不下二虎,对于老虎型的领导者而言:一个公司不能出现第二个中心。
老虎与孔雀的另一个不同点是,他们在凝聚追随者时,孔雀主要靠激情和愿景,老虎主要靠力量与金钱。所以,史玉柱认为人才是否会流失,关键是待遇和员工的自我价值实现。当老虎要扑食某只羚羊之前,它绝不会在事先大吼三声,而是悄悄地接近,有把握之后才猛、准、狠地扑过去。老虎型的人确定目标后,多数情形下会掩藏自己的意图,悄悄地积聚行动的力量。
对于史玉柱而言,他是一个分析力极强的老虎,很多事情都是他围绕实质性目标而进行的精心策划。所谓还债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欠债还钱自古以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史玉柱却把它打造成一个传奇,通过还钱树立了自己诚信的形象,再通过伟大的失败者东山再起进一步拔高其形象,让消费者以为史玉柱经营的脑白金也是诚信而伟大的。这是一个极为成功的策划,因还钱而换来的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如果换算成广告,其费用与效果都是天壤之别。
在人际关系中,老虎型的人渴望竞争,他们非常希望能打败强者以证明自己的能力。他们只关注目标能否达成而不是能否取悦他人,他们的沟通风格直接而粗率,喜欢挖苦别人,经常展现出嘲弄式的冷幽默。他们讨厌犹豫不决,容易与人产生摩擦,甚至认为冲突本身就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对于争议,史玉柱这样认为:尽管《征途》不比别的网游多一点不健康的东西,但我干啥都有争议,连还钱都有争议,我已不太在乎这些了,只是感觉太冤了。
再说史玉柱的自信心。所谓自信心,就是一个人对自我能力的评价,如果一个人对自我能力的评价低于他的实际能力,这个人的性格叫做自卑,如果相当则叫做自信,如果后者高于前者,则叫做自负。史玉柱的第一次创业之路极具胆略,他敢于用所有的收入去打广告来换取收入的快速增长,你可以说这是自信,也可以说这是自负。
少年得志之后,史玉柱开始变得真正地自负起来,他几乎认为自己无所不能。1994年,预计要建72层的巨人大厦举行开工典礼,大厦的预算超过12亿元,当时的史玉柱只有1亿元流动资金,虽然卖出了大量楼花,还把脑黄金赚的钱也赔了进来,但资金链仍然断裂。到1997年,他负债2.5亿元,深陷人生的谷底,成为中国首负。这次惨痛失败给史玉柱深刻的教训,他终于认识到中国的民营企业家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能否抵制诱惑,任何人都决不会无所不能。
从此,史玉柱的自信心回归正常。1998年,当史玉柱悄然离开珠海,以脑白金重出江湖之时,史玉柱已经真正步入商场上的顶级高手之列了,他借来50万元为启动资本,以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那句令很多人反感却收效神奇的广告词,脑白金再度创造销售奇迹。2001年,史玉柱还清了当年欠下的2.5亿元债务,并当选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其人生也开始了N形中的第二次上升过程。
史玉柱重新回到N形的顶峰,靠的是网游及其在纽交所的上市。他的《征途》是一款自始至终都充满非议的游戏,据说他的技术人才就是从盛情接待他的陈天桥那边挖过来的,因而引起了两人之间的不快。史玉柱所开发的游戏,因为鼓励血腥暴力与赌博、权力至上、有钱横行天下,被公认为吃透了人性,利用人性弱点赚钱,遭到了各界的强烈批判。
对此,史玉柱在不同场合多次辩解:企业的目标是盈利,企业不盈利是最大的不道德,我们必须重视网络道德,但不能混淆现实与网络,沉迷游戏的孩子大多因为家庭原因,玩网游的老总更容易成功……这种辩解引发了更多的抗议,有网民质问史玉柱:如果你的儿子吸毒了,你是不是也说不能怪毒犯而要怪自己?《南方周末》更是发表了《系统》一文,用一个化名吕洋的超级游民讲述了《征途》的盈利途径,对《征途》进行了无情的鞭挞。
无论如何,公众情绪和一些拒绝利诱的媒体已经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巨人大厦坍塌的警钟声中,史玉柱似乎感受到了《征途》前方被秒杀的死亡气息,这可能促成他一个漂亮的转身,也可能把他推向覆灭的深渊。史玉柱可能并不担心消费者用人民币投票,毕竟有的游戏如鸦片般让人沉迷;但是,他不得不害怕,如果引起了公愤,它可能会招致政府的严厉监管。
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史玉柱开始谋求转身,在他们新开发的新游戏《巨人》中,选用了这样一个背景:2060年,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但是14个热血青年对西方列强洗劫圆明园的历史非常愤怒,所以他们乘坐穿梭机回到了1855年。游戏不仅在主题上宣扬爱国精神,还设置每周消费不超过15元的上限,这明显是针对于《征途》的一个重大调整。
只有来自外部的监管和史玉柱自身的转身,才会决定史玉柱的人生是N还是M。老虎型的史玉柱是现实主义者,他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本文由上海职业培训_最新职业技术培训信息_奋力得培训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最新资讯